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評析

電改再進一步:燃煤發電將告別標桿電價機制

時間:[2019-10-29 ] 信息來源:中國經營報
作者: 
瀏覽次數:

  10月24日,國家發改委官網發布《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關于深化燃煤發電上網電價形成機制改革的指導意見》,具體改革措施包括:將現行燃煤發電標桿上網電價機制改為“基準價+上下浮動”的市場化價格機制;基準價按各地現行燃煤發電標桿上網電價確定,浮動范圍為上浮不超過10%、下浮不超過15%。該指導意見自2020年1月1日起實施。

  上述指導意見顯示,具體電價“由發電企業、售電公司、電力用戶等通過協商或競價確定”,且明年暫不上浮,確保一般工商業平均電價只降不升。居民、農業等民生用電繼續執行現行目錄電價,確保穩定。

  廈門大學中國能源政策研究院院長林伯強對《中國經營報》記者表示:“此次電力價格形成機制的調整是一次質變。以往的煤電聯動機制,只照顧到上游的煤炭和電力(企業);此次調整后,將同時兼顧下游電力供需。供大于求,價格下浮;供不應求,價格上浮。機制兼顧兩頭,較之前煤電聯動機制要好。”

  華北電力大學教授張粒子也表示:“由計劃定價轉為市場定價,已經是(電價形成機制)實質上的改變。此次規定明年(電價)暫不上浮,且限制下浮不超過15%。是因為之前已經進入市場的大工業用戶(電價),實行的是沒有浮動限制的市場機制;這次繼續放開的是一般工商業(電價)。而一般工商業用電較大工業用電負荷率低,供電成本高。所以在目前(電力市場)供過于求的情況下,限制(下浮)范圍,使市場化后的價格結構更加合理。”

  林伯強認為:“明年電價平均而言,大概率會往下走。短期來看,火電企業經營壓力繼續加大,可能要遭受損失;同時電價下行,對其他發電企業也很難說是利好。但長期來看,有利于(整個產業的)可持續發展,對大家都好。”

  據中電聯發布的《2018-2019年度全國電力供需形勢分析預測報告》顯示,開啟煤電去產能以來,火電企業都在持續關停不達標的落后產能。且隨著煤價的回升,火電企業的成本也在不斷增加,2018年全國火電企業虧損面已經接近50%。

  中國水力發電工程學會副秘書長張博庭表示:“(發電側)煤電是大頭,所以對其影響會更大;對水電企業也是偏負面的,但影響不會太大。由于電價明年大概率將會下浮,這會減輕工商業企業的用電成本,但也會減少電網企業的利潤。上網電價上不來,所有上游發電企業都要分攤損失。”

  張博庭還表示:“目前電力市場供給過剩。從能源結構上來說,主要是煤電產能過剩,而風光水等可再生能源都還談不上產能過剩。同時,煤電產能過剩,也造成了前幾年棄水、棄風、棄光問題嚴重。此次電價形成機制調整,將會倒逼整個電力行業覺醒,依舊像之前那樣發展火電是不行的。”

  對此,神華集團內部人士向記者透露:“首先,對煤炭企業來說,此次機制調整沒什么影響。因為即使明年(電價)下浮,電網企業利潤受損,但(煤炭價格)還要看需求。而市場總共就這么大用電量,就算(電價)放開了,沒有替代煤電的產品,供求關系沒有改變。進一步講,就算風電、光伏、水電能廣泛替代煤電,最終(影響)也要看市場的選擇。”

  一位光伏行業人士也向記者表示:“明年電價下浮可能性比較大。因為總體上火電的利用小時數都不高。而(火電)該投資的都已經投資了,過去的折舊成本都已經沉沒了。所以長期價格如果放開,可能愿意降低(上網)電價來多上網。這樣火電的供給短期可能會增加,一定程度上,肯定是能把電價降下來的。”

  至于對光伏的影響,該人士解釋:“短期來看,會對光伏電站企業產生較大影響,可能組件企業也會承壓。但目前,大量光伏電站都在國企、央企手里,所以對其影響很有限。”

  “但從長期來看,如果綠色發展的政策沒有大的變化,電改對光伏行業可能還是好事情。因為隨著各種外部成本加進來,煤炭的開采成本肯定會提高。而現在的燃煤(標桿電價)是不包括這些外部成本的,所以長遠火電(成本)想降下來是不容易的。但光伏(成本)還在往下走,明后年還有下降的空間。”該人士表示。

  上述指導意見還指出,此次深化燃煤發電上網電價形成機制改革的總體思路是:“堅持市場化方向,按照'管住中間、放開兩頭'的體制架構,進一步深化燃煤發電上網電價機制改革,加快構建能夠有效反映電力供求變化、與市場化交易機制有機銜接的價格形成機制,為全面有序放開競爭性環節電力價格、加快確立市場在電力資源配置中的決定性作用和更好發揮政府作用奠定堅實基礎。”

  林伯強認為:“此次調整不會是最終方案。因為電力是比較特殊的產品,考慮到其對經濟的影響,所以此次只是采用標桿電價的上浮或下浮,且浮動范圍有限。而理論上講,(電價)應該由市場供需決定。”

  對于是否會改變周而復始的煤電矛盾,林伯強表示:“不好說。因為即使煤價漲或跌非常多,電價也只能漲10%或降15%,所以可能會緩解煤電矛盾,但很難以此完全解決煤電矛盾。接下來應該還會有進一步的改革,把(電價浮動)區間放得更寬,實現市場化。”

瑜伽柠檬 老师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