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相關行業

能源安全新戰略實施五周年煤炭發展成就綜述

時間:[2019-07-15 ] 信息來源:中電新聞網
作者: 
瀏覽次數:

   “四個革命、一個合作”能源安全新戰略提出五年來,煤炭行業堅持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不動搖,著力推動煤炭由燃料向原料與燃料并重轉變,推進煤炭安全綠色智能化開采、清潔高效低碳集約化利用。回望五年,煤炭行業在重塑和轉型發展的征程中,留下一串串閃光的足跡。

 
  煤炭消費占比穩步下降
 
  煤炭是我國的主體能源和基礎產業。在相當長一段時間內,我國以煤為主的能源格局不會改變,但煤炭占能源消費總量比重總體呈現下降趨勢。
 
  2016年,國家發展改革委、國家能源局發布《能源生產和消費革命戰略(2016~2030)》,明確到2020年,能源消費總量控制在50億噸標準煤以內,煤炭消費比重進一步降低,清潔能源成為能源增量主體,能源結構調整取得明顯進展。2018年,我國一次能源消費結構發生歷史性變化,煤炭消費占比首次低于60%。初步核算表明,2018年全國煤炭消費總量約38.3億噸,與2013年相比,我國煤炭消費總量累計下降約1億噸,煤炭占一次能源消費比重累計降低了約8個百分點。
 
  自2013年煤炭消費量達到42.4億噸之后,我國煤炭消費量呈現下降態勢,2014~2016年同比降幅分別為2.9%、3.7%、4.7%。2017年與2012年相比,北京、天津、河北、山東都超額完成煤炭消費減量替代目標任務,上海、江蘇、浙江、珠三角地區實現煤炭消費負增長目標要求。
 
  煤炭消費總量控制推動重點部門節能環保和綠色發展水平顯著提升。通過發揮煤炭消費總量控制倒逼約束作用,統籌工藝路線優化、能效提升、清潔能源替代、產能布局調整等多種途徑,推動工業行業能效水平持續提升。
 
  煤炭在煤電領域實現清潔利用
 
  發電用煤是煤炭消費的主力。2014年,國家能源局出臺并組織實施《煤電節能減排升級與改造行動計劃(2014~2020年)》,明確“三降三提高”目標,即降低供電煤耗、降低污染物排放、降低煤炭占能源消費比重,提高安全運行質量、提高技術裝備水平、提高能源利用效率。新核準火電平均供電煤耗低于300克標煤/千瓦時,淘汰落后小火電330萬千瓦。
 
  在政策指導下,國家能源局推動示范基地建設,堅持典型引路,2014年確定上海外高橋第三電廠、浙江嘉興電廠等先進典型電廠為“國家煤電節能減排示范基地”和“國家煤電節能減排示范電站”。2016年6月,國家能源局授予江蘇國電泰州電廠、浙江華能長興發電廠和山西國際能源集團瑞光熱電廠“國家煤電節能減排示范電站”稱號。2018年8月19日,國家能源局與生態環境部聯合印發《2018年各省(區、市)煤電超低排放和節能改造目標任務的通知》,要求繼續加大力度推進煤電超低排放和節能改造工作。
 
  截至2018年三季度末,我國煤電機組累計完成超低排放改造7億千瓦以上,提前超額完成5.8億千瓦的總量改造目標。加上新建超低排放煤電機組,我國達到超低排放限值煤電機組已達7.5億千瓦以上。當前,我國已經擁有世界上最嚴格的燃煤發電污染物排放標準,建成了世界上規模最大的清潔高效煤電系統,煤電超低排放機組超過8億千瓦,排放標準世界領先。
 
  現代煤化工產業初具規模
 
  除發電外,煤化工產業發展為推進煤炭清潔高效利用提供了新路徑。
 
  五年來,我國新型煤化工在科技裝備、工程設計、建設運營和產業示范等多方面均取得顯著進步,總體達到國際領先水平,為推廣產業發展、保障國家能源安全奠定堅實基礎。2017年初,國家能源局、國家發展改革委先后印發了《煤炭深加工產業示范“十三五”規劃》和《現代煤化工產業創新發展布局方案》,進一步促進了產業科學規范發展。
 
  隨著示范項目持續推進建設,我國煤炭深加工產業發展已初具規模。2017年,全國共形成煤制油企業8家、煤制天然氣企業4家、煤制烯烴企業20家、煤制乙二醇企業15家。全國煤制油總產能921萬噸/年,總產量322.7萬噸,產能利用率35.0%,轉化煤炭1698.9萬噸;煤制天然氣總產能51.05億立方米/年,總產量26.3億立方米,產能利用率51.5%,轉化煤炭710.1萬噸;煤(甲醇)制烯烴產能達到1242萬噸/年,產量約634.6萬噸,產能利用率79.9%,轉化煤炭4251.8萬噸;煤制乙二醇產能達到270萬噸/年,產量153.6萬噸,產能利用率56.9%,轉化煤炭768萬噸。較“十三五”初期分別增長了214.3%、64.4%、69.6%、50.9%。2018年,煤制油、煤制烯烴、煤制氣、煤制乙二醇產能分別達到1138萬噸/年、1112萬噸/年、51億立方米/年、363萬噸/年。
 
  煤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深入推進
 
  一分部署,九分落實。能源安全新戰略實施以來,我國煤炭行業站上歷史轉折點,迎接從產業結構到發展路徑的深度變革。我國大力推進煤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為推動能源生產和消費革命打下堅實基礎。2016年煤炭行業化解過剩產能2.9億噸,2017年煤炭退出產能達2.5億噸,2018年退出煤炭落后產能2.7億噸,“十三五”煤炭去產能主要目標任務基本完成。
 
  5年來,全國煤炭產量控制效果明顯。據統計,2014年前11個月全國煤炭產量完成35.2億噸,同比下降2.1%,是自2000年以來的首次下降。2015年全國原煤產量37.5億噸,下降3.3%。2016年全國原煤產量為34.1億噸,同比減少9.1%,比2013年最高點下降了5.6億噸;2017年全國原煤產量35.2億噸,同比增長3.2%;2018年全國原煤產量36.8億噸,同比增長4.5%。
 
  從煤炭產業集中度來看,煤炭開發布局進一步優化。煤炭生產重心繼續向晉陜蒙新等資源稟賦好、競爭能力強的地區集中。2018年,內蒙古、山西、陜西、新疆、貴州、山東、河南、安徽等8個億噸級省區,規模以上企業原煤產量31.2億噸,占全國的88.1%,同比提高0.9個百分點;其中,晉陜蒙新四省區原煤產量占全國的74.3%,同比提高1.8個百分點。
 
  全國煤礦數量大幅減少,大型現代化煤礦成為煤炭生產主體。據中國煤炭工業協會數據顯示,2016年關閉退出約1500處小煤礦,煤礦數量控制在8100處左右;2017年各地淘汰退出煤礦1072處,煤礦數量減少到7000處以下。2018年底,全國煤礦數量減少到5800處左右,平均產能提高到92萬噸/年左右。
 
  突破綠色開采利用技術
 
  五年來,我國煤炭產業在綠色開采利用關鍵技術方面取得重大突破。作為燃料,煤炭的清潔燃燒利用技術有了新進展。商品煤質量管理得到高度重視,硫分、灰分、有害元素等指標受到嚴格限制,煤炭燃燒中高效脫硫、脫硝、除塵先進技術廣泛采用,燃煤電廠超低排放取得突破性成效,散煤治理有了清潔型煤新支撐,潔凈煤利用技術已經基本成熟。作為原料,煤炭轉化開發取得新突破。煤制油、煤制天然氣、低階煤分質利用、現代煤化工等綜合利用技術獲得新突破,煤炭的原料功能得到更大發揮。
 
  具體而言,特厚煤層大采高綜放開采關鍵技術及裝備、生態脆弱區煤炭現代開采地下水和地表生態保護關鍵技術、寧東特大型整裝煤田高效開發利用及深加工關鍵技術、高性能大型振動篩關鍵技術及應用等一批具有較大影響力的創新成果達到了國際領先水平。我國超(超)臨界和循環流化床等先進燃煤發電技術已達到世界先進水平。水煤漿高效潔凈燃燒技術、煤粉鍋爐技術等系統能效均可達到90%以上。低階煤分級轉化、煤電/煤化工廢物協同處置與循環利用等關鍵技術取得突破。在煤粉鍋爐高效清潔燃燒、自動化控制等方面技術也取得重大進展。
 
  科技創新能力穩步上升,重大科技示范工程不斷投產。2016年我國煤炭行業獲得國際科技進步獎3項;2017年煤炭行業共獲得國家科技進步獎、技術發明獎5項、中國專利獎14項。2018年,全行業共獲國家科技進步獎、技術發明獎4項、中國專利獎13項。科技創新提升了煤礦安全質量標準化和安全生產標準化建設,使煤礦安全生產工作更加標準化、規范化。
 
  煤企轉型升級進程加快
 
  能源革命不是簡單“去煤化”,轉型升級是煤炭行業發展的必由之路。五年來,煤炭行業通過兼并重組、參股控股、戰略合作、資產聯營等多種形式,推動煤炭企業與下游產業、新技術新業態融合發展,從傳統的煤炭開采業向現代產業體系嬗變。煤為基礎,煤電、煤鋼、焦化、建材、儲運、金融等相關產業協同發展格局初步形成。新技術、新模式推動了新能源、現代物流、金融服務、礦區休閑旅游、健康養老等多元產業的協調發展。煤炭行業轉型升級不斷取得新的進展,部分大型煤炭企業非煤產業比重超過60%。
 
  2017年以來建立的“中長期合同”制度和“基礎價+浮動價”的定價機制,為煤炭市場平穩運行提供了制度保障。目前,煤炭市場化改革穩步推進。“中長期合同”制度和“基礎價+浮動價”定價機制不斷完善,兩年期以上的合同得到推廣,中長期合同的比重大幅度提升,合同執行與履約信用數據采集全面開展,“信用煤炭”上線,行業誠信體系建設進一步加強,市場交易行為得到規范。
瑜伽柠檬 老师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