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相關行業

煤化工戰略規劃缺失 亂象叢生

時間:[2011-10-10 ] 信息來源:中國自動化學會專家咨詢工作委員會
作者: 
瀏覽次數:

  鑒于當前我國煤化工產業布局混亂現象,一些煤化工行業的專家認為,國家應遵循明確的能源安全戰略思路,著眼于解決未來石油替代問題,盡快出臺我國煤化工產業發展戰略規劃,科學調整煤化工產業布局,以逐步構建起適合我國國情的能源替代體系。

  從戰略安全高度構建石油替代體系

  中科合成油有限責任公司總經理李永旺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人類在未來百年擺脫不了化工原料,但要轉到以碳為基礎的轉化上來,而不是像現在這樣大量依賴石油來轉化。因此,我國要把有限的煤炭資源,作為未來保障化工行業發展的原料。對中國來說,這個進程要比其他國家先到10年。從“十二五”開始,我們要考慮這個過渡進程,建立起科學的能源替代體系,逐步把煤炭用于油品和化工產品轉化。目前,中國多煤少油的資源特征,促使我國煤化工技術水平已走在世界前列。未來,通過技術領域的聯合開發,我國企業可以到澳洲、加拿大等國家獲取更多煤炭資源。

  李永旺不認同當前國內三四線城市也在改燒天然氣的做法。他說,將來必須拿煤制天然氣時,將是中國當前能源政策引起的災難性后果。當前,我國天然氣資源能保證幾個大城市的供應是可行的,但如果搞“全民用氣”則不現實。一是天然氣與煤氣不能用統一的管線,二是把煤做成天然氣要多消耗30%的能源。假如全國1/3的燃氣改燒天然氣,這相當于又背上一個沉重的包袱,有可能引發未來的“氣荒”。

  戰略規劃缺失致產業亂象叢生

  一些業內專家向記者反映,我國在煤化工發展方面缺乏明確的戰略規劃,這是導致當前煤化工產業亂象的根本癥結所在。

  李永旺說,煤化工行業首要問題是國家宏觀戰略思路問題,國家要抓大的規劃布局及政策制定,限制總量,把住門檻,剩下的由市場和企業去完成。而目前的問題是,中央很難平衡各個省的利益,每個資源富存省區都在搞自己的煤化工規劃,很多項目都是地方和企業“閉著眼上的”,缺乏整體上的戰略布局。當前國內能做大型煤化工的省區是山西、內蒙古、陜西和新疆,其中重點在新疆,而陜西、內蒙古煤炭應主要用于保障內地電煤供應。

  魯南化肥廠黨委書記王天峰直言,當前煤化工行業最大的問題,是地方利益與國家利益不協調。以醋酐為例,由于國家產業布局引導力差,各地一哄而上,最后只能自相拼殺,造成大量資源浪費。

  王天峰說,要改變當前煤化工亂象,不適于搞煤化工的地方,政府不要硬性要求煤炭資源轉化。由于地方政府考慮增加地方G D P,顧慮政績考核,對此國家要從政策上進行引導和調控。國家須盡快出臺扶持煤化工向高端發展的政策,以科技研發與關鍵技術為突破口,徹底打開煤化工市場。如,針對目前產學研對接不暢通問題,要鼓勵探索形成風險投資機制等。

  “十二五”將進入大規模工業化示范階段

  盡管國內煤制甲醇等初級產品產能處于過剩狀態,但業內專家認為,隨著下游產品技術瓶頸的打破,這種過剩可以說是階段性的。用兗礦集團戰略研究院研究員何迎慶的話說,在煤化工產業發展上,國家要先推動技術進步,再推動產業發展。目前,煤制烯烴技術已比較成熟,每三噸甲醇可制取一噸烯烴。一旦打開下游市場,甲醇還不夠用的。

  兗礦集團戰略研究院院長牛克洪認為,我國煤化工今后的發展路徑是瞄準大市場,生產大產品,要走附加值高、技術含量高的能替代石油產品的精細化工之路。從包頭和神華示范性項目可以看出,只要突破甲醇等下游產品關鍵技術環節,就會釋放出大市場,我們有理由相信目前甲醇等初級產品產能過剩是階段性的。一旦徹底打開烯烴產品系列,石油產品能造什么,煤炭也能夠做到。

  科技部863計劃先進能源技術領域專家杜銘華認為,目前業內對煤化工發展情況有個整體共識,那就是,在經濟社會發展對能源和材料的需求下,中國煤化工技術經過10年的努力,實現了從基礎研究到工業示范的超常規發展,如果“十一五”是工程示范階段,那么“十二五”將會進入大規模的工業化和商業化示范階段,但仍沒有完全進入產業化階段。

  抬高行業門檻關鍵在落實

  現在,不僅甲醇裝置還在各地陸續投產,隨著煤化工領域高端技術的突破,煤化工產能高端過剩的現象開始初露端倪。兗礦集團有限公司副總經理張鳴林說,煤化工發展最終目的是要解決我國石油替代問題,能源安全是個戰略問題,需要國家盡快出臺有關煤化工行業標準,以終止當前行業發展的無序狀態。

  作為國內第一個煤制烯烴示范工程,神華煤制油化工有限公司包頭煤化工分公司投產以來效益初顯,但分公司總經理武興彬對行業發展前景表示擔憂。他說,最核心的甲醇制烯烴是國內技術,來自中科院大連化學物理研究所和陜西一家公司。據了解,這一技術已跟企業簽了12套。嚴格來說,這十多套裝置,都要經過國家審批,但大唐、寧煤等有的項目開始動工建設,而且不排除有民營企業在私自上馬。如果這些項目一窩蜂似的集中上馬,產能要增加600萬噸,這對整個行業是個沖擊,屆時高端產能也將出現過剩。

  發改委今年3月份專門下發通知,對相關煤化工項目設置門檻,以切實加強煤化工產業的調控和引導。如,在新的核準目錄出臺之前,禁止建設年產50萬噸及以下煤經甲醇制烯烴項目,年產100萬噸及以下煤制甲醇項目,年產100萬噸及以下煤制二甲醚項目,年產100萬噸及以下煤制油項目,年產20億立方米及以下煤制天然氣項目,年產20萬噸及以下煤制乙二醇項目。“十二五”將重點組織實施好現代煤化工產業的升級示范項目建設,原則上一個企業承擔一個示范項目。

  杜銘華認為,這一通知所設門檻十分恰當,有利于整個煤化工行業實現健康有序發展,但關鍵仍在落實。

 
 

瑜伽柠檬 老师赚钱